本篇文章3875字,讀完約10分鐘

有些歐美人熱衷于反對5g、wi-fi、科學防疫等,他們最近的發明讓我笑了。 是法拉第籠。

在歐美社會,wi-fi信號被認為對健康不好,因此出現了“家庭路由器專用設計”的金屬籠子,只要加入路由器就可以切斷無線信號,屏蔽電磁波和輻射等造成的損害,所以銷售價格一般在70~100美元之間

有趣的是,為了在接通路由器后,人進入電梯,手機信號變差,wi-fi信號沒有直接傳遞到手機和電腦設備,買家的網速下降,無法上網,因此在亞馬遜,

成功連接網絡的客戶評論說投訴口罩不起作用。 這個畫面真的是旁邊的人笑著要報警。 朋友還沒有注意到自己高價買了大型網箱嗎? ? ?

看到這些歐美版《韭菜》,我不由得想說“放下來”! 當然,也不會輪到我。 “反5g瘋子”們比我努力得多。 幾年前亞馬遜就銷售了類似概念的產品,最近爆發是因為4g通信網絡采用了wi-fi路由器那樣的電磁頻譜,所以這個產品突然備受關注。

如果渴望過去多個大眾的認識,歐美民眾的“反智”“反科學”可能會成為一體。 但是仔細想想,幾年前,微波爐、wi-fi、通信互聯網基站等有關輻射有害的信息似乎也轉載在中文網絡上的許多媒體上。 特別是在“愛家人”的團體中。 但是,隨著官方的普及、新媒體科學普及等形式,已經被接受了。

那么,歐美人到底只有全年看那些信息,才能對抗5g這個新技術嗎?

5g陰謀論:歐美民眾的新興趣

在“法拉第籠”爆炸之前,英國陰謀論者可能或多或少見過將新冠病毒的傳播與4g通信網絡基站的設置相結合的信息。 有些人聲稱4g通信網絡削弱了人類的免疫系統從而繁殖了病毒。 當然,英國政府也造謠,說這些都是“瘋子”的說法。

但這并不妨礙許多歐美人走上街頭,妨礙職業工程師的工作,不讓他們建設5g基站。 他們中的一些人在員工身邊繼續談論電磁信號對身體的有害影響,解釋5g信號如何分解血細胞。 當然不是真的。

即使放火焚燒互聯網基礎設施,只提供3g和4g覆蓋,也沒有5g服務。 受襲擊影響的移動運營商之一沃達豐( vodafone )英國企業向媒體證明,焚燒的設備中含有桅桿,是為了向新冠患者建設的臨時醫院提供移動互聯網。 首席執行官尼克·杰弗里( nick jeffery )對linkedin說

(英格蘭北部受損的電信設備)。 圖片來自法新社)

英國并不孤單,荷蘭、愛爾蘭、比利時、意大利、塞浦路斯、瑞典也發生了同樣的縱火事件,成為了“大規模底層的相互受害現場”。

關于5g陰謀論在歐美的傳達,有必然性和一定的偶然性。

另一方面,雖然長期以來在網上流傳著錯誤的信息,但手機信號危害健康的說法可以追溯到幾年前,自從最初的5g設備安裝以來一直沒有離開過。

其次,社會交流媒體的興起加劇了“反響室效應”,陰謀論者容易找到“志同道合”的人,強化錯誤認識,互相促進行動。 facebook上有一個名為“5g tower fire comp”的小組,客戶共享潛在目標地圖,并評論說“我知道該怎么辦”。

除了更成熟的媒體渠道外,英國陰謀論者還可以通過當地政府、名人代言人,甚至主要信息傳遞新聞。 例如,英國電視監督管理機構ofcom在報道縱火事件的電影中,受歡迎的晨間信息節目主持人必須譴責“損害觀眾對當局的建議和科學證據的信任”。

你可能很好奇當地運營商的解釋為什么沒人相信,答案是“狼來了”很多次,失去了公眾的信任。 這幾年,當地運營商大力宣傳5g。 例如,在手機上刊登了假的5g標志,用廣告宣傳了5g的“革命潛力”,但對其現實不太了解,人們對這項新技術不十分了解。 一些英國電信技術人員最初相信5g技術引起了這種全球大流行病。

威爾士openreach運營商技術人員對媒體說:“他們不想解釋實際上發生了什么。 他們是對的,我們必須聽他們的。 ”不久前,他上班時在街上被5g陰謀論者指責是“殺人”。

(穿著隔離服的員工正在清洗5g桅桿)

城市進入封鎖狀態后,民眾的感情和陰謀論也越來越極端化。 他們需要尋找有意義的解釋來減輕被困在家里的沮喪感。 在這種情況下,由于大規模新聞發布必然混雜著不正確的消息,人們很難找到可靠的來源和可靠的指導,不科學的解釋開始走上大路,成為孕育暴力的環境。

空位的公共聲音:“正在變形”的歐美媒體

同樣是瘟疫,同樣是5g,年的中國有什么場面呢?

1月28日,雷神山、火神山兩家醫院建設情況的全天候直播開始了。 基于5g+4k/8k+ai等新技術,成千上萬的網民在直播評論區實時交流的場景還在眼前。

2月6日,雷神山醫院正式交付錄用,涵蓋免費公共wi-fi服務的5g信號,支持. 5萬人同時通信,支持遠程指揮、遠程會議、遠程手術和數據傳輸的申訴。

2月18日,浙江省人民醫院遠程超聲波醫學中心的醫療專家利用5g技術對武漢市黃陂體育館的方艙醫院進行遠程控制的超聲波機器人對患者進行超聲波檢查,第一例是使用5g遠程診療技術對新冠患者實施急救治療的例子。

復職復學階段,圍繞5g的智能校園、智能校園、遠程工作等也開始大量開花。

……

雖然對新技術的態度有多個不同的變量,但是為了選擇決策性的要素,“信息信任”排在前列。

另一方面,指技術類信息的數量和可視性。

在中國,5g技術如何與疫情防疫相結合,通過官方、媒體機構、新媒體等各種新聞渠道,以照片文字、短篇視頻、科普長視頻等各種形式為大眾所知,很快奠定了民智的基礎。

對很多歐美人來說,隨著多年來媒體“收費墻”的興起,很多優質的信息和觀點越來越多,容易被普通民眾忽視,特別有可能違背固有想法的信息是什么? 2019年,69%的媒體機構執行了收費墻模型(路透社調查)。 。 但是,即使到了年,紐約時報和波士頓環球報等老牌媒體也沒有看到改變收費墻(每月只讓網民免費閱覽5篇左右的復印件,其他都是收費的)的模式。 因此,人們必須尋找另一條新聞頻道。

據《年數字信息報告》( digital news report )報道,歐美人依賴“社交媒體和其他平臺”,接觸更廣泛的新聞來源和“替代事實”,其中一個與官方意見對立,產生誤解

以前媒體不想送“免費午餐”,所以社會交流互聯網和互聯網平臺承擔著推進科普新技術的作用嗎?

答案當然是想得太多了。 假情報通過獵奇和夸張,總是比真相傳播得快。 國際信息運營商中心和哥倫比亞數字信息tow中心的聯合調查采訪了125個國家和地區的1400多名英語信息運營商,疫情發生后,加劇了虛假新聞的泛濫,領導人向社會交流媒體發表的謠言和錯誤指南也

66%的信息運營商說在facebook上看到了與疫情相關的虛假消息,但他們錯誤地提交到社會交流平臺后,大部分情況下沒有以下情況,平臺沒有做出任何解決。 buzzfeed的創始人喬納佩雷蒂批評谷歌和facebook,只賣廣告,但并不是“為了報道、事實審計和更深入的調查而購物”。

很明顯,面對疫情下的新技術,中文公共媒體的聲音一直很大。 這是因為可以復蓋更優質的信息/科學普及給更廣泛的參加者。

另外,軟文渠道的可信度也決定了大眾的接受程度。

牛津大學路透社信息研究所進行了一項調查,在40個國家和地區中,只有不到40%的人相信大部分信息。 例如在5g陰謀論盛行的英國,民眾對信息媒體的信賴度從2019年開始持續下降。 根據gallup年的調查結果,美國人對大眾媒體(報紙、電視、廣播等)的情報報道,“完全不信任”的比例在歷史上達到了33%。

對情報機構的信任直接影響到對更具體新聞的信息。 最典型的例子是,在中國的疫情對策期間,網絡上出現的最高頻的是“不流言蜚語”和“等官宣”,可能證明了民眾對官方信息的信賴度整體平穩。

在社交媒體和互聯網平臺上,往往通過算法增強了對各種擁擠的新聞來源的推送和傳播,但人們在新聞海洋中,自己看到的是信息,還是解體師的觀點,個人 對自己看到的新聞持“懷疑”態度的可能性很高( p.s .不評價的懷疑比不評價的信賴強)。

這形成了一個費解的閉環。 普通民眾看優質信息副本的可能性變小了。 即使看了也傾向于懷疑是假的。 自然使更科學可靠的消息“變得困難”,反而使土壤迅速擴散到陰謀論中。

后疫病時代的民智:媒體還有那些可能性

出乎意料的是,2021年全球疫情得到控制,疫苗也可以加速這一切的結束。 但是,疫情期間歐美相繼發生的“反科學”陰謀論、欺詐事件等,雖然很難打擊病毒,但也提醒我們去除民智的“斑點”是很重要的。

這個過程也是政府、媒體機構、互聯網公司、民眾等共同參加的“全面戰爭”。 其中有一些工作要做:

1 .防止收費墻模式下優質媒體脫離公共服務屬性,減少收費能力不同導致的數字鴻溝的形成

2 .提高優質媒體在新拷貝類型(如音頻視頻)中的作用和占有率,加快瞄準沒有良好新聞獲取能力的顧客

3 .進一步規范web平臺的文案標志,使人們更明確地區分官方報道、廣告贊助、個人觀點等新聞來源,建立對數字文案的信任環境

4 .推進ai等技術和信息的結合,利用智能工具進行源審計、虛假新聞審計等事業,提高信息運營商的效率

5 .自媒體機構應該積極探索靈活多樣的運營方法,如由海外出現的網民出資、備受關注的模式給信息報道帶來更豐富的可能性和越來越多的視角等。

大衛·邁爾斯在《社會心理學》中說,對生活的正確態度是批判,不諷刺,不因好奇心而上當,不開放,不操縱。 這句話全部被“5g陰謀論”洗腦,想和漂浮在虛假信息中的人們一起鼓勵。

本文是微信公共平臺:首次在腦極體上發表。 復印件是作者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的角度。 投資者據此,風險請自己承擔。

標題:““法拉第籠”的笑話背后,是歐美民眾無處安放的信息信任感”

地址:http://www.zzjuneng.cn/blgxw/202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