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1471字,讀完約4分鐘

昨天上午,在南平市某醫院的icu病房外,擠滿了焦急的家人。 年級五班的吳雨萱的媽媽在家人的推薦下,終于吃了兩天第一次粥。 病房傳來好消息:前夜十點多
每周二,她負責打開教室的門,所以前天去得很早。 ”。 吳雨萱的母親由女兒負責,每周二早上6點半起床,說:“前天我送她上了公共汽車,聽說馬上就出了事故?!?全家人都聚集在病房外,吳媽媽又哭了幾次暈過去了。

【要聞】福建南平血案一名重傷孩子蘇醒后喊報警

我很高興吳雨萱在重傷者中第一次恢復了意識。 “據護士說,她醒來后一直叫媽媽,叫疼痛,我想和她一起進去。 ”。 但是擔心感染,醫生不允許她的申請,只能在病房外默默地等待。 "她是最棒的,醫生說她恢復得最好,現在等著轉到普通病房就沒事了,我在這里等她. "

【要聞】福建南平血案一名重傷孩子蘇醒后喊報警

和吳雨萱一樣恢復意識的是三年級二班的班長陳昕,10點左右,女孩醒來后,第一個叫道:“快點報警! ”。 病房外,陳昕的媽媽聽醫生說,女兒胳膊受了重傷,神經線被切斷,今后康復有一定的困難,她又留下了眼淚。

陳媽媽說:“當時她一定很擅長停刀?!?陳媽媽告訴那里的人,女兒好像是第五個被砍了。 看到迄今為止的慘狀,女兒邊跑邊說:“殺了人! 快報警! 』意外地被犯人拖著刺了幾次。 “聽說你做了兩次手術,她那么瘦受不了嗎? ”直到女兒冷靜的消息傳來,全家才松了一口氣。

【要聞】福建南平血案一名重傷孩子蘇醒后喊報警

接下來,護士傳來了好消息。 三年級八班的劉曉泳開始發出呼嘯聲,開始恢復意識。 曉泳的媽媽和奶奶擁抱著哭了。 “等了這么久,終于有好消息了! ’身邊的人不停地安慰,“曉勇是個男孩,一定會渡過的!”

另一方面,2歲一對張雪欽的母親倒在好朋友的懷里,繼續哭,哭著說“小雪還沒有起床”。 醫生一出現在病房里,小雪的母親就先沖過去,一聽到孩子的情況,就多次失望地回來了。 她抓住醫生的手說:“喊疼就叫‘小雪’或‘雪雪’,大家叫醒就好了?!?/p>

【要聞】福建南平血案一名重傷孩子蘇醒后喊報警

和小雪的媽媽一樣令人揪心的是還在讀4年級( 2歲)的劉盧毅的父母。 在病房外,小劉不停地咳嗽,從事故開始,她一直在醫院里沒離開過。 “聽說太糟糕了,雖然過了一天,但到底什么時候醒來? ”對于劉母親空洞的眼神和擔心的問題,好朋友紛紛扭頭擦干眼淚。 家人在病房外,期待著奇跡的發生。

【要聞】福建南平血案一名重傷孩子蘇醒后喊報警

上午三點首都專家到達南平

23日晚上,衛生部支持南平救治受傷學生的北京協和醫院重癥醫學專家杜斌于晚上從北京飛往福州,昨天凌晨3點,趕到南平市第一醫院住院部的4樓icu病房外。 到了病房,杜斌馬上從事急救治療,門外的家人喊著“希望孩子平安無事”。

【要聞】福建南平血案一名重傷孩子蘇醒后喊報警

福建省衛生廳醫政處長朱起步表示,5名受傷學生均胸部受傷,目前1名傷員病情穩定,其余在醫院icu重癥病房進一步注意治療。 福建省衛生廳先后派出三個醫療專家小組到南平參與傷員的救治。 其中,福建省的胸部外科、兒科等5名醫生和5名護士到達南平,2名icu護士正在前往南平的途中。

【要聞】福建南平血案一名重傷孩子蘇醒后喊報警

副省長親自到醫院看望家人

“請放心。 省已經召集了最好的醫生參加急救治療。 ”。 昨天上午11點40分,福建省委常務委員會、副省長陳樺來南平市醫院看望受傷的學生和家人。

在病房外面,張雪欽的母親依偎著家人的肩膀流淚。 陳樺走到前面拉著小雪媽媽的手,介意地詢問小雪的情況。 小雪知道意識還沒有完全恢復,陳樺安慰她,現在省里最好的醫生來了,“小雪一定沒事! ”。

在病房門口,陳昕的媽媽說著孩子的樣子,突然哭出聲來。

陳樺上前安慰說:要堅強,孩子要在里面搏斗,父母要給孩子自信。 然后陳樺去病房調查受傷孩子的情況。

福建省紅十字會蔡部長帶著幾位醫生診所的心理教授來到病房外,給家人做心理疏導的工作,給每個受傷孩子的家庭送去了3000元的慰問金。

標題:【要聞】福建南平血案一名重傷孩子蘇醒后喊報警

地址:http://www.zzjuneng.cn/blgxw/189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