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2672字,讀完約7分鐘

昨天下午3點,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對文強案件作出了一審公開判決。 在該事件的5名被告人中,只有文強被判處死刑,剩下的4人被判處了8到20年的徒刑。 突然,聽到文強的死刑判決,被共同審判的文妻周曉亞突然哭了,倒在地上后,被法警察趕出了法庭。 坐在旁聽席上的文強大姐也一直在哭。 文強不服判決,表示要上訴。

【要聞】文強聽判死刑后表情平靜 妻子痛哭失聲

經法院審理,從1996年到2009年,文強單獨或通過其妻子周曉亞多次領取包括黑社會性質組織成員在內的他人財產,共折合1211萬余元。 2007年8月28日晚,文強讓女大學生巫某與重慶市渝北區餐廳吃飯、唱歌,敦促女性大量飲酒后,帶她去酒店,無視女性的抵抗,強迫她發生性關系。 審判長王新法庭判決:文強因犯受賄罪,容忍保護罪、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數數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強奸罪、罪,被判處死刑,被剝奪政治權利,終身沒收個人所有財產。 文強聽到被判處死刑,表情平靜,但表示要上訴。 文強的妻子周曉亞因犯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8年,沒收了財產人民幣50萬元。

【要聞】文強聽判死刑后表情平靜 妻子痛哭失聲

“三金剛”被判處有期徒刑

法院認定黃代強犯受賄罪、保護、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受賄罪、高利貸罪、隱瞞犯罪所罪、處罰數罪、判處有期徒刑20年,沒收個人財產人民幣30萬元、罰款人民幣220萬元。

趙利明犯受賄罪,容忍黑社會性質組織罪,介紹受賄罪、貪污罪、猥褻罪,數罪,判處徒刑17年6個月,沒收個人財產人民幣10萬元。

陳波犯受賄罪,容忍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受賄罪,犯數罪,判處徒刑19年6個月,認定沒收了個人財產人民幣10萬元。

[審判長判決后的釋法]

文強為什么被判死刑?

昨天下午,文強案的一審判決剛剛結束,該案審判長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刑事法院審判長王新就此案最引人注目的相關問題進行了解答。

王新介紹,中國《刑法》規定,個人受賄額在10萬元以上的,處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無期徒刑。 情節特別嚴重的,處以死刑,沒收財產。 受賄額是決定處罰輕重的重要量刑情節。

關于這件事,文強以各種名義受賄,嚴重損害了國家職工職務的廉潔性,而且受賄1211萬余元,金額特別巨大。 文強擔任司法機關要職,長時間收受部下賄賂,為他人調動、職務晉升獲利,對重慶市公安隊伍的建設和司法機關的公共說服力造成巨大損害,影響極差。 文強承擔著打擊違法犯罪活動的重要職責,但長期收到黑社會性質組織派來的財產后,不履行法定職責,保護和縱容許多黑社會性質組織,迅速發展,長期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社會危害性極大

【要聞】文強聽判死刑后表情平靜 妻子痛哭失聲

認定文強“黑保護傘”的理由

根據《刑法》,就本案而言,文強、黃代強、趙利明、陳濤在重慶市公安局及下屬各部門長期擔任要職,擔任違法犯罪活動職責,有豐富的執法案件經驗。 他們在與王天倫、岳寧、馬當、王小軍、龔剛模、謝才萍等的持續交流中,特別是在大力接受這些人財產的過程中,這些人長期組織賣淫,開設賭場,關押毒品,強迫交易,故意傷害等組織性的違法行為 在這種情況下,依然收取其金錢,放棄法定的查禁職責,甚至實施具體的包皮行為,容忍包皮、黑社會性組織罪,容忍黑社會性組織罪。 這些情況都表現出涵蓋黑社會組織行為的典型特征。

【要聞】文強聽判死刑后表情平靜 妻子痛哭失聲

文強受賄額為什么減少了四百萬元?

審理表明,文強受賄額為1211萬多元,414萬多元未被認定。 未經認證的金額由三部分組成。 起訴文強收到趙利明364萬多元的落款是張大千的《青綠山水》圖(畫名《蜀山手機琴訪友圖》),陳濤的40萬元和羅某的10萬元。

國家文物局國家文物鑒定委員會對“青山綠水”畫進行了技術、質量鑒定,結論是該畫是普通仿制品。 關于文強收到羅某十萬元的指控。 根據審理,羅某的委托事項不在文強職權范圍內,文強想為羅某獲利,必須利用其職權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其他國家的員工實施,必須調停受賄的性質。 同時,現在的證據不能說明文強為此實施了調解行為,因此法庭沒有認定。

【要聞】文強聽判死刑后表情平靜 妻子痛哭失聲

文妻為什么判了八年刑

周曉亞受賄額達到449萬余元,但其受賄在司法機關尚未掌握的情況下自愿提出,自首,具有法定輕重,減輕處罰情節,認罪態度好,有悔恨的表現。 法院在量刑時減輕了處罰,符合法律的規定,也展示了“寬嚴相濟”的刑事政策。

【要聞】文強聽判死刑后表情平靜 妻子痛哭失聲

[審判直擊]

“文二哥”躡手躡腳地走進法庭

昨天上午8點左右,押送文強的警車進入法院。 這時離開庭時間還有一個半小時,重慶市第五中級法院面前聚集了來自全國各地的媒體和數百名市民。 拿到旁聽證的媒體記者可以通過法院的側門經過嚴格的安全檢查,進入審判現場。

【要聞】文強聽判死刑后表情平靜 妻子痛哭失聲

但是入場后的記者發現了。 近200個座位的旁聽席,只有三分之一的座位有人。

九點整,文強是按時上法庭,還是穿著第一次審判時的黑色灰色休閑服,拖著沉重的步伐,得到男警長的支持,晃晃悠悠地轉到法庭,相貌明顯憔悴,右腳有點不舒服。

妻子周曉亞和另外三個被告人隨后進入法庭。 也許是看到了親人,第三名黃代強向旁聽席揮手,但被民警攔住了。

《青翠的山水》的畫還是假的

審判正式開始,法庭首先宣讀了國家文物局國家文物鑒定委員會出具的鑒定報告。 原來在第一次審判休庭后,共同議院最終采用了文強極辯護人要求重新鑒定繪畫真偽的申請,依法委托國家文物局國家文物鑒定委員會鑒定這幅畫的技術、質量。

【要聞】文強聽判死刑后表情平靜 妻子痛哭失聲

在再鑒定的鑒定報告中,國家文物局確定了這幅畫的鑒定復印件:這幅畫上寫著“靜庵先生”,筆法粗俗,字浮弱,被鑒定為通常的仿制品。

也就是說,重慶檢察方申訴的文強收到364萬多元的張大千真筆“青綠山水畫”,確實是假的,連“高仿”都算不上。 只不過是“普通仿制品”。

重慶市民喊“值得罪惡”

昨天上午很多市民從一大早就聚集在重慶市第五中院前,他們說幾天前就知道文強會受到一審判決。 國內數十家媒體也再次來到五中院旁聽,法庭內沒有開庭當天客滿的場面。

昨天下午5點左右,文強被判處死刑后,載著文強的警車離開法院時,異地等待消息的群眾們立即熱烈鼓掌,揮臂歡呼。 有些拿出事先準備好的鈔票,寫著“值得犯罪”。 另外,市民認為,文強做壞事,做很多不義的事一定叫毘古。 還有一位老人興奮地當場放聲歌唱,“社會主義很好”。 據悉,希望重慶繼續黑除惡,比平民生活更能得到安心和安心。

【要聞】文強聽判死刑后表情平靜 妻子痛哭失聲

文強大姐:賣了房子也要上訴

在等律師的時候,文強的姐姐說去年11月去北京和楊礦生見面,簽訂了代理協定。 現在文強一審被判處死刑。 作為姐姐,他說他打算繼續上訴,同時賣掉房子幫助弟弟。 據文強代理律師之一、中同律師事務所的律師趙銘介紹,對律師和家人來說,這個結果“非常意外”。 楊礦生也于第二天宣布,將與文強就上訴進行重新協商。

【要聞】文強聽判死刑后表情平靜 妻子痛哭失聲

本版原稿由《金陵晚報》、《新聞時報》提供(來源:城市晚報)。

標題:【要聞】文強聽判死刑后表情平靜 妻子痛哭失聲

地址:http://www.zzjuneng.cn/blgxw/18905.html